首頁 > 詩詞 > 元朝 > 郝經

郝經的詩文(120首)1/5頁

形式:

白溝行

西風易水長城道,老濘查牙馬頻倒。岸淺橋橫路欲平,重向荒寒問遺老。

易水南邊是白溝,北人為界海東頭。石郎作帝從珂敗,便割燕云十六州。

世宗恰得關南死,點檢陳橋作天子。漢兒不復見中原,當日禍基元在此。

溝上殘城有遺堞,歲歲遼人來把截。酒酣踏背上馬行,彎弧更射溝南月。

孫男北渡不敢看,道君一向何曾還。誰知二百年冤孽,移在江淮蜀漢間。

歲久河乾骨仍滿,流禍無窮都不管。晉家日月豈能長,當時歷數從頭短。

日暮途窮更著鞭,百年遺恨入荒煙。九原重怨桑維翰,五季那知魯仲連。

只向河東作留守,奉詔移官亦何疚。稱臣呼父古所無,萬古諸華有遺臭。

題汶陽王太師彥章廟

不許乾坤屬李唐,孤軍直與決存亡。大梁僅得延三日,匹馬猶能敵五王。

誰意人間有馮道,幸因身后遇歐陽。千年豹死留皮在,破冢風云繞鐵槍。

夢游木香洞府

月窗青錦麝塵寒,夢繞煙條露蕊看。但覺身輕似蝴蝶,種香風物異槐安。

甲子歲后園秋色四首 其三 葡萄

深院荒草長,短蔓裂塼縫。葡萄本西果,南國誰與種?

插蘆為扶持,灌溉甚珍重。瘦骨紫節舒,龍頭青線控。

蟠蟠上疏籬,茜茜將遠縱。遭遇雖后時,取實望秋仲。

摘露添俎豆,庶閒館人供。誰知六月旱?卉木焦死眾。

斷秧馀幾花,強勉著土擁。竟作纏結枯,日繞空悼痛。

肺渴口重乾,望梅心欲烘。忽憶河隴秋,滿地無歇空。

支離半空架,串草十里洞。拇乳積成岸,澒癑接梁棟。

一派瑪瑙漿,傾注百千甕。往歲見沙陀,回鶻正來貢。

詔賜琥珀心,雪盛瓶盡凍。查牙飲流澌,氣壓黑馬湩。

一旦離魏闕,五載猶在宋。見此復何時?鳥道目逆送。

太平頂讀秦碑

岱宗太平頂,磨崖與天齊。左列則天頌,右刻張說辭。

文采與書法,不離近代規。漢封宛在周觀東,秦壇夐出絕頂西。

壇前圓平值中峰,突兀上有始皇碑。年深雨漬百裂馀,析作兩峰蹲半規。

面陽數字仍可辨,隙縫重銜苔蘚皮。中間隱約見制可,完好可辨惟臣斯。

拳如釵股直如筋,屈鐵碾玉秀且奇。千年瘦勁益飛動,回視諸家肥更癡。

當時風雨有馀怒,豈容夸石獨在茲。祇應神明愛九物,不肯轟擊常護持。

昔年韓文公,曾賦峋嶁詩。字青石赤皆傳聞,漫為咨嗟涕連洏。

何如親登泰山日觀峰,光怪特見絳氣纏金虹。摩挲細讀秦相碑,天門高詠來清風。

乃知山靈不相負,夜宿天邊不忍去,醉倚云窗重回顧。

唐十臣像歌

鄭公山立面粟黃,袖中隱隱露諫章。致君堯舜肩禹湯,太宗一鏡今不亡。

謫仙翩然來帝鄉,淋漓龍巾倚御床。斗酒百篇錦繡腸,光焰至今萬丈長。

汾陽沈雄異姓王,中興功業冠有唐。人臣始終壽且昌,深山大澤龍蛇藏。

咸寧氣貌慘不揚,殺氣凜凜橫天狼?;靥煸僭熘仪覐?,功名端不讓汾陽。

太師魯公日角方,挺特不撓百鍊鋼。端笏正朝貌堂堂,盧杞藍面不敢望。

昌黎高冠何昂昂,泰山北斗元氣傍。天衢搖曳云錦裳,斥去老佛擅文章。

樂天翛然世相忘,江水蕩漾江花香。不作房杜庸何傷,歌詩直與日月光。

奇章重厚國棟梁,亂來粗能立紀綱。太平無象稱小康,不計黨禍深膏肓。

崔相憂國眉兩厖,區別流品何太忙。天子閉目猶自防,曹節侯覽不可量。

司空表圣宜賢良,清癯不欲游巖廊。詩外有味誰肯嘗?寡鶴飛去高翱翔。

青城行

壞山壓城殺氣黑,一夜京城忽流血。弓刀合沓滿掖庭,妃主喧呼總狼藉。

驅出宮門不敢哭,血淚滿面無人色。戴樓門外是青城,匍匐赴死誰敢停?

百年涵育盡涂地,死霧不散昏青冥。英府親賢端可憐,白首隨例亦就刑。

最苦愛王家兩族,二十馀年不曾出。朝朝點數到堂前,每向官司求米肉。

男哥女妹自夫婦,靦面相看冤更酷。一旦開門見天日,推入行間便誅戮。

當時筑城為郊祀,卻與皇家作東市。天興初年靖康末,國破家亡酷相似。

君取他人既如此,今朝亦是尋常事。君不見二百萬家族盡赤,八十里城皆瓦礫。

白骨更比青城多,遺民獨向王孫泣。禍本骨肉相殘賊,大臣蔽君尤壅塞。

至今行人不嘆承天門,行人但嗟濠利宅!城荒國滅猶有十仞墻,墻頭密匝生鐵棘。

靜香亭二首 其二

小山曲檻映回廊,別有一天深處藏。人物風流還似晉,衣冠儒雅尚如唐。

四圍紅錦春風軟,滿地綠陰清晝長。坐久杳然忘世味,碧云高興欲飛揚。

和陶詠荊軻

燕國八百里,最為遠秦嬴??勺饕笾芑?,何乃事荊卿。

癡兒強復讎,匕首揕咸京。徑刎于期首,更圖督亢行。

倉皇事不就,狼藉斷冠纓。寒風死別歌,睥睨一世英。

不若專設諸,飲恨復吞聲??v使殺一秦,寧無一秦生。

呂政方忘燕,忽作繞柱驚。并吞勢不已,舉兵復有名。

掃平黃金臺,故鼎入秦庭。昔我渡易水,晚登燕子城。

投文吊田疇,思賢重屏營。舉事本道義,不系敗與成。

為國恃刺客,夫豈豪英情。

落花

彩云紅雨暗長門,翡翠枝余萼綠痕。
桃李東風蝴蝶夢,關山明月杜鵑魂。
玉闌煙冷空千樹,金谷香銷漫一尊。
狼籍滿庭君莫掃,且留春色到黃昏。

江梅行

江城畫角吹吳霜,破月著水天昏黃。波澄煙妥林影澹,雙梅帶雪橫溪塘。

此時承平風物盛,家家種玉栽琳瑯。朝來伴使宴江館,銀瓶亂插吹銀管。

霏微香霧入紅袖,零亂春云繞金碗。都將和氣變荒寒,錦瑟愁生燕玉煖。

為言儀真梅最多,苔花古樹深煙蘿。一年十月至二月,紅紅白白盈江沱。

自從天馬飲江水,草根齧盡梅無柯。楊子人家楚三戶,今年幸有燒殘樹。

忽聞星使議和來,盡貯筠籠待供具。從今江梅好顏色,爛醉長吟嚼佳句。

陽春怨二首 其二

芳草萋萋春又青,階前院后喚愁生。隔墻飛花帶鶯聲,都因無情卻有情。

強飲不醉愁難醒,欲睡不著夢難成。一簾斜日堆綠英,春風澹沲江無聲。

楊花茫茫揚子城,總是天涯流落情。夜來說殺梁間燕,一世春愁在此行。

憶寶刀歌

生平知己壓腕刀,借交報仇燕南豪。一從濠梁成隔絕,梟獍觸忤狐貍嗥。

夜夜斗牛多異氣,玉虹縈天光燭地。幾回夢里飛入手,痛惜當年都廢棄。

近來館下遇家賊,空拳無奈徒忿激。撼床一夜寶刀鳴,黑風卷地吹霹靂。

只今使節猶未回,祇應玉琫生青苔。何時磊落卻在手,為我討賊除氛埃。

長星行

銀槊萬條日沒酉,玉虹千丈月合丑。雄雞一聲半天赤,太陽欲出星在柳。

東南勢妥裁冰刀,東北迸開驅雪帚。行侵熒惑掩太白,直從北斗向南斗。

上相黯慘忽無色,上將參差都不守。明堂帝坐總茫昧,房駟王良欲奔走。

漸過輿鬼漫兩河,渾掃三垣當井口。突煙滾滾欲浮動,異事驚人古未有。

初從暵旱忽風雨,拔木轟山聲亂吼。爾后妖芒忽亙天,七月初吉又踰九。

縱橫凌犯臥復堅,自暮至朝長更久。五年江館戴片天,變故紛紜翻覆手。

摧心褫魄又見此,閉目不敢窺戶牖。天傾地裂由積釁,敗國亡家皆自取。

吾聞有道必得壽,長星勸汝一杯酒。

后聽角行

燕南壯士江城客,孤館無眠心已折。那堪夜夜聞角聲,怨曲悲涼更幽咽。

一噴牽殘楊柳風,五更吹落梅花月。霜天裂卻浮云散,雁行斷盡疏星接。

馀音眇眇渡江去,依稀似向愁人說。勸君且莫多嘆嗟,家人恨殺生離別。

可憐辛苦為誰來?彫盡朱顏頭半白。萬緒千端都上心,一寸肝腸能幾截。

當時聽角送南人,南人吹角不送人。不如睡著東風惡,拍枕江聲總不聞。

冤鐍嘆

重門重鎖禁不開,伴使送入不復來。鐵簧生澀深金苔,沴氣纏結埋陰霾。

竇中進食當門回,咬唇閉目猶疑猜。嗚呼冤鐍孰為哀!

陽春怨二首 其一

江頭怕見楊柳春,楊花飛來愁殺人。紅顏落盡花片新,黃昏無人淚沾巾。

舊花被疊凝春塵,夢中忽見渾未真。隔花半面春山顰,恨郎不歸多怨嗔。

不知兩處同苦辛,同是天涯愁恨人。幾年心事向誰說?花落鶯啼晝掩門。

靈泉行二首 其二

蕭蕭弓劍秋山行,老玉破碎前相迎。石蛇繞徑入煙樹,一天忽在青山層。

三巖鼎峙勢欲墜,元氣突兀彊拄撐。相君坐定從官列,游子乘興窮其登。

穿云石磴上方遠,忽入洞窟行幽冥。黑風吹衣出大隧,泉源湛徹光泚清。

翛然濺弄胸次豁,一匊流盡千年酲。憑高悠悠肆遐矚,天宇曠闊秋毫明。

泰山西來忽中斷,翳翳桑土西南平。須臾撾鼓震虛谷,尊酒坐嘯還同傾。

醉歌扣碎一明月,欲入碧海騎長鯨。

江聲行

雁啼月落揚子城,東風送潮江有聲。乾坤洶洶欲浮動,窗戶凜凜陰寒生。

昆陽百萬力一蹴,齊呼合噪接短兵。鐵騎突起觸不周,金山無根小孤傾。

起來看雨天星稀,疑有萬壑霜松鳴。又如暴雷郁未發,喑嗚水底號鯤鯨。

祇應靈均與子胥,沈恨郁怒猶難平。更有萬古戰死骨,銜冤飲泣秋濤驚。

虛庭徙倚夜向晨,重門擊柝無人行。三年江邊不見江,聽此感激尤傷情。

須臾上江帆欲舉,舟子喧豗鬧撾鼓。江聲漸小聽雞聲,慘淡芙蓉落疏雨。

狠墻嘆

危墻闊峻倒插棘,四檐抵匝無罅隙。東日曬透西日炙,周興鐵甕熾火逼。

置予此中不許出,虐哉狠墻甚狠石。嗚呼何時見天日!

八月十五夜五河口觀月

去年燕南醉明月,黃金臺上秋風發。兩行燕玉笑姮娥,直著風神比顏色。

前年山南醉明月,露氣風聲纏玉節。甲士撾鼓邊聲雄,漢水波翻峴山裂。

今年又作江南行,五河河口澆雄?。舉杯對月月浮動,酒浪搖碧金鱗生。

彷徨四顧天宇豁,九州四海一月明。誰令此地限南北?鬨起禍亂挐甲兵。

人生大抵隨所遇,南北東西無定住。今宵對月傾金尊,便可長吟嚼佳句。

醉時抱月凌孤風,桂苑煙霄快高步。浩歌亂扣白玉盤,天上人驚亦何懼。

不須槌碎黃鶴樓,何必翻倒鸚鵡洲。大江江頭呼李白,我欲與汝蓬山游。

赤城城頭搖曳紫綺裘,白云云邊倒卷蒼玉甌。雙成佐酒飛瓊唱,不解人間更有愁。

靈泉行二首 其一

赤云夾日騰清暉,太陰殺氣纏海霓。元戎小隊數百騎,金鑣玉勒紅牙旗。

長鞭一點陣偃月,稍騎兩合前山圍。查牙折角獲挺鹿,模糊生血禽孤羆。

霜蹄剝落落澗石,饑燕亂掠秋草飛。應弦霹靂疊破碎,掇拾掛馬皆累累。

一川錯莫半山赭,空穴破冢妖狐悲。將軍推仁亦中怛,弛弓服矢收神威。

力士下馬各數獲,從官解劍稱酒卮。山河慘淡生壯觀,乾坤突兀增雄奇。

溶溶喜色動歸路,滿城樓觀重煙霏。

三汊北城月榭玩月醉歌

大河奔放千里一片黃,鰲頭杰觀突起河中央。露華漲冷濯桂窟,氛露洗盡豁四旁。

濤山隱映生金輪,水天不辨渾金光。杳然坐我月宮上,星斗錯遌云錦裳。

玉虹高掛飲酒海,黃流倒卷都淋浪。兩行美人列嫦娥,翠綃深夜冰肌涼。

悄然清唱多怨曲,攪亂羈思為停觴。輕飆忽來四座覺浮動,吹落桂子颯颯生秋香。

急令撾鼓歌慷慨,驪龍掀舞白鳳翔。玉床插天抱孤月,醉臥萬里銀河長。

望京府賞紅梅

汴梁宮中絳綃梅,移向汴河堤上栽。青條團掿杏花顆,瑣細向陽才半開。

張公小隊呼我飲,風色偃髯寒氣凜。玉銜徑踏黃河冰,貂帽颯檐掀紫錦。

金鞍細馬歌舞人,雪壓小橋不動塵。入門下馬簇花宴,紅蓮舊府花正新。

玉川金波碧香酒,折花遍插分素手。春透寒梢未全綻,風流正要胭脂瘦。

賞梅不用歌落梅,緩歌卻著銀笙催。愛香細擷生霞蕊,浮動云腴嚼一杯。

本是前村冷?;?,不稱王侯將相家。明朝會散更向明月底,藉雪凍吟疏影里。

曉登昆陽故城

弓刀蹀燮西風鳴,慘淡夜入昆陽城。疏星牢落楚氛黑,立馬起坐東方明。

凌晨歷覽增壯觀,世祖凜凜猶如生。以寡敵眾古亦有,以怯為勇夫誰能?

始知謹厚是真勇,彼偽不足當吾誠。眼中百萬已破碎,著手一戰成中興。

天定豈容人復勝,新莽猶然事符命。漢家王氣滿咸陽,空向漸臺看斗柄。

憑高落落生壯懷,萬里一片青山來。子陵不屈亦堪惜,乃使耿鄧升云臺。

東都制度遂狹陋,王室陵夷寖傾覆。漫將風節與維持,終入曹瞞莫能救。

巖巖高節固可奇,濟時行道胡不為。釣魚臺上秋風老,我欲與子論襟期。

蕭蕭草木南陽道,龍虎舂陵氣仍好。須當策杖向軍門,整頓乾坤濟時了。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