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 > 宋代 > 鄭剛中

鄭剛中的詩文(616首)1/25頁

形式:

寒食

江鄉時節逢寒食,花落未將春減色,
嶺南能有幾多花,寒食臨之掃春跡。
花多花少非我事,春去春來亦堪惜。
柴門風雨小庭寒,無奈池塘煙草碧。
欲將詩句慰窮愁,眼中萬象皆相識。
欣然應接已無暇,都為老來無筆力。

王能甫作葡萄一枝於圓扇之上戲作小詩報之

妙筆窺天頃刻成,渾如小架月初明。
扶蔬老蔓敷新葉,下蓋累累紫水晶。

金房道間皆蠟梅居人取以為薪周務本戲為蠟梅嘆予用其韻是花在東南每見一枝無不眼明者

邊城草木枯,散漫惟蠟梅?;ǚ洳怀擅?,深黃吐春回。

如行沙礫中,眼明見瓊瑰。初謂此邦人,推為百世魁。

文房與幽室,佳處定使陪。羞死蒺藜類,屏置山墻隈。

事有大不然,驚吁謾徘徊。頑夫所樵采,八九皆梅材。

馀芳隨束薪,日赴煙與埃。曲突幾家火,靈根萬花灰。

我欲從化工,緩語搖頰腮。天涯有清客,不善為身媒。

鮮鮮犯霜露,旦旦斤斧摧。寧若橘變枳,甘心擯長淮。

今渠負幽姿,風韻元不頹。胡為雜榛棘,僅與樗櫟偕。

謂工為垂手,毋令識者哀。

元信昨日惠八桂酒兩尊今日惠蓮數頭實圓而大云盆池中白蓮子也

盆池初泛小青錢,俄有盈盈淡佇仙。香老不隨明玉墮,子肥爭露寶珠圓。

乍披紺色神都爽,欲擘柔房意尚憐。檢點朋尊亦新貺,心知無報且陶然。

一剪梅

漢粉重番內樣妝。新染冰肌,淺淺鶯黃。廣寒宮迥阻歸期,襟袖空馀黯淡香。
江路迢迢楚塞長。夢里題詩欲寄將。覺來斜月又沉西,一點檀心,半染微霜。

謝潘令衛惠松木

子美欲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正宗是士俱歡顏。
嗟我一室久疏陋,風飄雨剝堵不環。
欲具茅茨小編葺,斤斧四顧家無山。
誰謂潘郎坐華屋,肯為湫隘興永嘆。
惠以南山好松板,翦伐毀就皆丸丸。
我今樸斬遂有日,居處可望奄冗寬。
方知廣廈庇寒士,子美之論非高談。
古人骨朽高義盡,習為鄙吝風俗慳。
皆使如公眼青白,古人風義當復還。
吾聞淵明謝主人,冥報止謂因盤餐。
公今飯我德何啻。淵明詩來猶可攀。

相識惠菩提葉燈戲為頌日

我有菩提燈,常照虛室內。
不用菩提葉,煩他巧裝綴。
是燈無晝夜,光明遍沙界。
癡風只不滅,業雨漂不壞。
君如亦須此,市上實無賣。
歸向佛堂中,恐有一點在。

臘梅

縞衣仙子變新裝,淺染春前一樣黃。
不肯皎然爭臘雪,只將孤艷付幽香。

黃匯征以石菖蒲一本相遺石圓而蒼小竅數十大率與蜂窼無異又類蓮房竅中皆菖蒲地也石生海旁俗號羊肚云

細腰結垂窼,藏精事生育。兒已傅翼飛,孤懸尚憑屋。

水仙脫霓裳,美實青如簇。實盡秋房枯,眾竅存虛目。

何人得二物,妙手夸神速。摩搓小變之,形在質為玉。

徐拾菖蒲子,小大量其腹。一種一根青,有地皆充足。

浸以西山泉,秀色遂可掬。使我讀書舍,涼意無三伏。

常若菰蔣中,靜看江湖綠。奉貺宜有詩,所愧詩篇俗。

午睡

藜羹飯脫粟,窮達未須計。
日中困炎曦,到枕即昏睡。
營營百為擾,合眼盡遺棄。
悠然一榻間,爛熟見真意。
欲識太古風,去此不多地。
我愿四海平,圭竇永無事。
夏臥法曹簟,冬夢公孫被。

黃匯征惠石菖蒲既賦古風復成四韻

附石菖蒲誰手種,形模姿色妙難如。
黃蜂變去惟窠在,綠玉抽來祗寸馀。
夜為露華離幾案,曉添灶井向階除。
如何便得生秋意,更俗中間置小魚。

大暑竹下獨酌

新竹日以密,竹葉日以繁。
參差四窗外,小大皆瑯玕。
隆暑方盛氣,勢欲焚山樊。
悠然此君子,不容至其間。
沮風如可人,亦復怡我顏。
黃錯開竹杪,放入月一彎。
綠陰隨合之,碎玉光斕斑。
我舉大榼酒,欲與風月歡。
清風不我留,月亦無一言。
獨酌徑就醉,夢涼天地寬。

薔薇

一架薔薇四面垂,花工不苦費胭脂。
淡紅點染輕隨粉,浥偏幽香清露知。

長春花

小蕊頻頻包碎綺,嫩紅日日醉朝霞。
氣溫已是如三月,更向亭前堆落花。

晚望有感

霜作晴寒策策風,數家籬落澹煙中。
沙鷗徑去魚兒飽,野鳥相呼柿子紅。
寺隱鐘聲穿竹去,洞深人跡與云通。
雁門踦甚將何報,萬里堪慚段子松。

孫立之以酴醿奉太陽能守贈二絕予戲用其韻

墻里一區誰氏宅,照墻不作夭桃色。
翠條乞怪玉花繁,馨香借與新詩力。

馬上口占三絕

露濃紅透棠梨葉,風緊落疏蕎麥花。
馬首漸東京洛近,小寒無用苦思家。

二月二十一日枕上聞鶯時霖雨之后

山前急雨促春耕,廢我徜徉小圃行。
今日定知晴有意,咤然林際一聲鶯。

金房道間皆蠟梅居人取以為薪周務本戲為蠟梅

邊城草木枯,散漫惟蠟梅。
花蜂不成蜜,深黃吐春回。
如行沙礫中,眼明見瓊瑰。
初謂此邦人,推為百世魁。
文房與幽室,佳處定使陪。
羞死蒺藜類,屏置山墻隈。
事有大不然,驚吁謾徘徊。
頑夫所樵采,八九皆梅材。
馀芳隨束薪,日赴煙與埃。
曲突幾家火,靈根萬花灰。
我欲從化工,緩語搖頰腮。
天涯有清客,不善為身媒。
鮮鮮犯霜露,旦旦斤斧摧。
寧若橘變枳,甘心擯長淮。
今渠負幽姿,風韻元不頹。
胡為雜榛棘,僅與樗櫟偕。
謂工為垂手,毋令識者哀。

盜焚浦江龍德寺經藏與卷軸化為玉諸葛亮公談

盜火陳蘭若,一燎無馀屋。
獨此龍宮書,入火變為玉。
琤然斷甓中,幖帙猶可目。
眾謂有哲匠,秘愿發心腹。
提斧入昆山,雕鐫作奇福。
不然紙墨灰,委地安可觸。
或謂刻楮者,一葉尚難速。
誰能俄頃間,就此千萬軸。
事無產階級一切法,萬物皆具足。
法存形豈忘,法壞形乃覆。
彼既自斷壞,智者莫能續。
是書佛所傳,法性妙含蓄。
無盡如虛空,生滅自興伏。
貞嘗無動搖,堅固莫摧辱。
文字遂因依,清涼逼炎酷。
吾文稽儒書,如彼莊周屬。
亦謂忠信人,水火不能毒。
矧此微妙語,天人共歸宿。
豈容輕破壞,一概隨土木。
想當妖焰燃,人驚鬼神哭。
煙消火力寒,撥灰開韞匵。
告爾緇衣流,營個愈宜篤。
當求瑯玕類,刳以函其牘。
鐵謖字畫泯,不可事觀讀。
目擊道猶存,況復具輸轂。

閨門詩三首 其二

無心事鉛黛,采采菊金黃。徘徊欲寄遠,云夢連瀟湘。

豈不懷君子,念念不敢忘。西鄰擊神鼓,東鄰鬧笙簧。

三嗅籬邊英,淚落秋風香。

正月十一夜燈開雙花

鉛杯壓短檠,清膏沃虛草。炯炯孤焰瘦,吐此雙花好。

誰為夜氣溫,暗助春風巧。碎剪朝霞紅,緣以金粟小。

或云兩玉蟲,飛來抱釵杪。美人輕燎之,要看火中寶。

我聞道家和,可以感穹昊。門闌將有喜,每事吉先兆。

而我方朽衰,負戾落南嶠。胡為今夕光,熠熠似相報。

無乃天地慈,四海施洪造。陽和隨根性,溥為脫枯槁。

吾其得歸歟,頂戴君恩老。

出江 其二

隨緣禽在籠,觀道蟻旋磨。忽此作江行,開窗得虛坐。

回首城邑卑,極目天地大。千山雨后綠,瘴煙不敢涴。

古木猿數枚,野渡僧一個。蕉心黃漸肥,荔子紅欲破。

凈練鋪其中,到底只容柂。煙消日乍出,四顧無所唾。

隨行欠王維,筆墨愿借過。收作小圖畫,素壁時橫臥。

出江 其一

四岸出前江,開帆破洪浪。何必春水船,而后始天上。

一家五年別,萬里遠來訪。自聞櫓聲近,延首日颙望。

今朝兩相即,悲喜不可狀。牽衣小兒笑,敘事老妻愴。

一杯藜藿羹,敢謂復同餉。地氣既疏泄,山居亦清曠。

米賤不愁貧,時和定無瘴。相與戴君恩,形影且依傍。

惟憐囚罪身,此去幾時放。欲以問白鷗,白鷗波浩蕩。

函鏡如書帙號曰觀如編題其首以伽陀

個中三業身,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無有真實相。

是諸六物者,眾生悉如之。以寔諸有故,遂隨起滅中。

我今于諸有,不起空華見。普愿同一切,常作如是觀。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