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 > 宋代 > 魏了翁

遂寧社稷壇與風雷雨師師之壇混為一區其間多

始余求諸社,窮巷窈而曲。
草陰荒蒙茸,林影亂樸樕。
其中有屋廬,其下主以木。
社稷風雨雷。皆於此乎告。
趨暗不求陽,如叢祠而局。
就簡不辨方,如古墓而族。
引我拜乎上,高床被茵褥。
使我視所陳,紙幣薦薌燭。
爵不以坫寘,酒不以茅縮。
牲不以碑麗,齋戶不以宿。
於禮無所稽,承訛已云熟。
從之則咈余,不從亦違俗。
是心既不慊,雖暫亦為瀆。
屋不受不陽,此豈容有屋。
先易其甚者,余事踵相屬。
其有不逮為,則以告新牧。

魏了翁

[宋代]
魏了翁(1178年—1237年) ,字華父,號鶴山,邛州蒲江(今屬四川)人。南宋著名理學家、思想家、大臣。嘉熙元年(1237年)卒,年六十,贈太師、秦國公,謚文靖。魏了翁反對佛、老“無欲”之說,認為圣賢只言“寡欲”不言“無欲”,指出“虛無,道之害也”。推崇朱熹理學,但也懷疑朱注各經是否完全可靠。提出“心者人之太極,而人心已又為天地之太極”,強調“心”的作用,又和陸九淵接近。能詩詞,善屬文,其詞語意高曠,風格或清麗,或悲壯。著有《鶴山全集》、《九經要義》、《古今考》、《經史雜鈔》、《師友雅言》等,詞有《鶴山長短句》。魏了翁的詩文(1181篇)

隨機看看

和劉太守十州詩·竹嶼

霜姿迥出紅塵外,只有鵷雛傍水來。
別岸若尋棲隱處,軒窗須為此君開。

減字木蘭花

世間藥院。只愛大黃甘草賤。急急加工。更靠硫黃與鹿茸。
鹿茸吃了。卻恨世間涼藥少。冷熱平均。須是松根白茯苓。

送湯給事元衡入朝補舊省

離筵一尊酒,還試五時衣。白簡名逾重,青蒲事漸非。

湛驚新露渥,聚訝舊星稀。莫以天顏瘦,應推海宇肥。

暮云人怨別,喬木爾翻飛。倘及弘之事,無魚老釣磯。

王千里得晉獻之保母碑及硯索詩

客從王家來,示我王家物。
云是彼樵者,墾山之所得。
升沉有時節,至寶不浪出。
祖先暨兒息,嗜好俱第一。
青氈未渠失,近代無此筆。
觀其逼人處,造次神品入。
石遺半缺齧,行草百十七。
昭陵不可及,季孟精爽集。
天地倏開張,鬼神為之泣。
泓也玉璧姿,肯為泥沙沒。
嗚呼黃祊殉,人事止枯骨。
臨池例飲墨,有底鵝領識。
夫君矧其后,妙契過漂石。
居然今視昔,年數正八百。

長橋月夕

卷來滄海黃銀浪,飛出層云白玉團。
千古垂虹奇絕處,獨憑三百赤闌干。

頌古五十五首 其三十五

飏下山藤設意深,嗅烏喙藥禍沾身。腳跟未斷紅絲線,智鑒難逃明眼人。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