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詞 > 宋代 > 魏了翁

魏了翁的詩文(1181首)1/48頁

形式:

小重山

缺然。小詞寄五兄代勸
養得兒男百不中。年年隨舉子,踏春風。壽觴庭院燕泥融。將雛處,長是半西東。
移孝便為忠。兒行雖在遠,母心同。若將一念答天公。歸來拜,也勝橘雙紅。

滿江紅(和虞土胥·惠生日)

月上南箕,還認得、去年星歷。知誰把、一天星象,蕩摩朝昔。若使平生渾自棄,如今老大何嗟及。更年來、偏得鈍工夫,蹉跎力。
溪瘴礙,蠻煙隔。穹壤斷,江山窄??v燕巾濫寶,楚山囚玉。小小窮通都未問,忍聞同氣相煎急。誦虞郎、百字短長詩,憂何極。

送徐校書知處州

峨峨海中山,十二樓五城。
仙人駟玉虬,徑上凌紫清。
中道忽回薄,珪符下玉京。
彤幨曜白日,錦輿上頭行。
扶桑攬余轡,緩步寬作程。
世間行己地,端亦勝蓬瀛。
誰乎低著身,啞咤聞新鶯。
何如攜令名,歸以見母兄。
用世無小大,千里亦民氓。
少施五夸手,竚錄屏風名。

山河嘆送劉左史歸簡州

山河兩戒南北分,天地一氣華戎鈞。
譬諸指搐非害事,往往西體為不信。
惟今愧虜相噬吞,人言雪恥茲其辰。
盍驅卞莊刺刺虎,又嗾廬{捉去扌加犭}擒狡{皴去皮加兔}。
天王仁愛兼南北,猶遣升勺蘇窮鱗。
諸公亦復創前誤,閉戶不肯雇斗鄰。
流移降附莫皇恤,斬艾驅迫如窮麇。
誰知炎炎將及我,事體不與開禧倫。
竟因示弱啟狄侮,羽書赤白驚嚴宸。
天王坐朝色不怡,我非爾畏民吾民。
急從雨中徹桑土,更向火后移突薪。
大官亦復變前說,群而和者非一人。
制書丁寧示招納,符檄旁午申拊循。
臣某奉詔移江介,臣某董師留漢濱。
西南憂雇誰其寬,即授世某留川秦。
夫何廷論忽中變,復議保境思和親。
迅雷烈風僅翻覆,明虹霽日俄逡巡。
敵人揶揄膽滿干,志士憤郁齒穿齦。
東由海泗盡襄漢,西起梁沔連房均。
暴骸蹀血蔽原谷,奪險因糧空窖囷。
將軍憂?;蜃詳?,列校偃蹇不可馴。
縣徵更賦不遺算,郡空少府無余緡。
邊頭被兵甫屬耳,公私已屈憂方新。
靜惟人事百罔一,恃以亡恐惟蒼旻。
蒼旻茫茫君為度,但見咎異來相因。
連年夏旱天無云,江淮湖浙田生塵。
飛蝗排空如羽陣,噍類猬眾何詵詵。
僰南山萃陵谷異,后土矹矹如轉輪。
春秋二百四十載,地震才五茲何頻。
去年東南復告旱,遍以犧幣走百神。
太陽朔蝕忽無光,金星晝見亦累旬。
漢沔沸騰地移軸,涪潼湓溢濤翻銀。
星文屢變臺符坼,陰象較著陽德屯。
外為兵戈為裔夷,內為宮壺為群臣。
天心渝怒有如此,猶以譴告施其仁。
懼而修政庶可弭,恬不知警將仍臻。
且如前年旱蝗日,開道求諫頒明綸。
庭中不鳴自如故,猶有下次位人姓陳。
內言椒房之舛令,外及丞相之狎賓。
能如章向觸權忌,不效欽永攻上身。
同時六館之髦彥,陳義固爭尤肫肫。
藐如無聞亦異已,宰士忿疾丞相嗔。
彼唐畋鐸何物耳,詞鄙意佞如吠狺。
外省胡獨行其言,公然賤玉而貴瑉。
自時厥后益征創,遏絕言路忘諮詢。
直臣久矣甚棄梗,公道不見面禮隨荒榛。
嘗居丞疑轉猜忌,稍負望實尤沈淪。
人心所同即天意,四方蹙蹙天亦顰。
公今掉頭不肯住,攜家歸踏西園春。
大賢與國同休戚,寧忍赤子方嚬呻。
我非荷蕢不知磬,擬效執輿來問津。
請賦白駒之孕章,原公飲酒車無巾。

中秋有賦

望舒與日元非敵,震受陽光巽成魄。
六十四象不言月,三百五篇譏月出。
古道貴陽不貴陰,賓禮卜晝不卜夕。
世間賞玩起何年,誤卻千年醉狂客。
不知客有肺腸無,更把荒誣作真實。
我因時序嘗作詩,洗盡兔窟蟾宮迷。
今年新作東樓成,胡為尚此窮攀躋。
人心和平民氣樂,日月昭明天宇豁。
須知此事與政通,不是詞人閒賞月。

送安同知赴闕五首

憂民白發三千丈,報國丹心十二時。
獨倚長空望紅日,滿簾風雨燕喃呢。

題東甌王友直尚友堂

土恨生世晚,不為三代民。
誰知伊傅至孔孟,亦學古道嗤時人。
豈惟三代時,堯舜萬古師。
猶云若稽古,不知古為誰。
氣數有詘信,義理無終窮。
雖居堯舜地,常有一簣功。
嗟哉秦漢后,去圣益以久縱有間代英,
僅為時儒首。況於隨世就功名,
甚者諧俗攫寵榮。此於圣門直蛙蠛,
已謂斯世無與朋。多知正多亦有趨異端。
若言氣合即為善,是中更要分明看。

和虞永康美功堂詩

我曾寄徑城南州,果杏纂纂香浮浮。
云開千仞雪山白,月照萬古滄江流。
我時未得江山意,但愛高明甲西州。
十年重來是邪非,獨覺真意爛不疏。
虞侯著堂發幽悶,豈但清與耳目謀。
川流袞袞來不斷,云物亹亹生無休。
既從靜壽識至樂,復於嘆逝希前修。
游人翕翕滿江頭,隨所適處心悠悠。
童子長佩搴江蘺,女兒縫裙學石榴。
沒人揚波白魚躍,舟子競渡蒼龍摎。
田翁野婦看兒戲,詠歸山暝風作秋。
固亦有志感時節,欲起湘累問靈修。
人人得處自深淺,江山於爾無顯幽。
堂上主賓亦復爾,各各會意風泠颼。
宇宙無窮本如此,我亦皓然希天游。

浪淘沙(劉左史光祖之生正月十日李夫人之生以十九日賦兩詞寄之)

老眼靜中看。知我其天。紛紛得失了無關?;ご菏澜?,著我中間。
世念久闌珊。隨寓隨安。人情猶望袞衣還。我愿時清無一事,盡使公閑。

賀新郎(生日謝寓公載酒)

只記來時節。又三年、朱煒過了,恰如時霎。獨立薰風蒼涼外,笑傍環湖花月。多少事、欲拈還輟。扶木之陰三千丈,遠茫茫、無計推華發。容易過,三十八。
此身待向清尊說。似江頭、泛乎不系,扁舟一葉。將我東西南北去,都任長年旋折。風不定、川云如撇。惟有君恩渾未報,又故山、猿鶴催歸切。將進酒,緩歌闋。

賀新郎(九日席上呈諸友)

舊日重陽日。嘆滿城、闌風去雨,寂寥蕭瑟。造物翻騰新機杼,不踏詩人陳跡。都掃蕩、一天云物。挾客憑高西風外,暮鳶飛、不盡秋空碧。真意思,浩無極。
餻詩酒帽茱萸席。算今朝、無誰不飲,有誰真得。子美不生淵明老,千載寥寥佳客。無限事、欲忘還憶。金氣高明弓力勁,正不堪、回首南山北。誰弋雁,問消息。

水調歌頭(賀李潼川_改知常德府)

更盡一杯酒,春近武陵源。源頭父老迎笑,人似老癯仙。檢校露桃風葉,問訊渚莎江草,點檢舊風煙。世界要人拄,公獨臥閑邊。
嘆從來,分宇宙,有山川。主賓均是寄耳,贏得鬢毛班。最苦中年相別,更是人才難得,相勸且加餐。歸為玉昆說,時寄我平安。

臨江仙(再和四年前遂寧所賦韻)

一點陽和渾在里,時來爾許芳妍。春風吹上醉痕邊。雋歡欺淺酌,清晤失佳眠。
聊把繁華開笑口,須臾雨送風般。因花識得自家天。炯然長不夜,活處欲生煙。

領客君子軒木芙蓉盛開分韻得紅字

天公富萬有,盈宇何充充。
秋風一搖落,所得緣手空。
忽於臞悴中,睹此寒露叢。
天然真富貴,送盡人間窮。
雅傳與騷經,凡卉亦見容。
胡為抱昭質,一盼獨未蒙。
或訝木末褰,或比水間紅。
至近前上處,至明日方中。
碩人亦俁俁,於此猶不逢。
莫我知矣夫,佇立看秋風。

八聲甘州·被西風吹不斷新愁

被西風吹不斷新愁。吾歸欲安歸。望秦云蒼憺,蜀山渺渀,楚澤平漪。鴻雁依人正急,不奈稻粱稀。獨立蒼茫外,數遍群飛。多少曹苻氣勢,只數舟燥葦,一局枯棋。更元顏何事,花玉困重圍。算眼前、未知誰恃,恃蒼天、終古限華夷。還須念,人謀如舊,天意難知。

木蘭花慢·怕年來年去

怕年來年去,漸雅志、易華顛。嘆夢里青藜,間邊銀信,望外朱轓。十年竟成何事,雖萬鍾、於我曷加焉。海上潮生潮落,山頭云去云還。人生天地兩儀間。只住百來年。今三紀虛過,七旬強半,四帙看看。當時只憂未見,恐如今、見得又徒然。夜靜花間明露,曉涼竹外晴煙。

董侍郎生日三首

上到青天更上頭,好風滿地水連疇。
云開玉斧河邊戍,月照金牛峽外秋。
舉目河山無盡藏,關心籌略最高樓。
辛夷花下烏塘曲,未許夫公憶舊游。

八聲甘州·自王家無怨住襄城

自王家無怨住襄城,世總生賢。似謝階蘭玉,馬庭梧竹,一一堪憐。富貴關人何事,且問此何緣。又踏前朝腳,領蜀山川。點檢重關復閣,尚甘棠匝地,喬木參天。中興規畫,父老至今傳。六十年、山河未改,只芳菲、不斷緊相聯。相將又,參陪宰席,還似當年。

次韻李參政見謝游龍鶴山詩二首

北山嘗乞草堂靈,娓娓高談析理精。
潑眼溪光無間斷,入懷月色太鮮明。
寒毛絡石清可數,暝靄蒸山濃欲傾。
相對悠然無語處,古今成敗一空枰。

醉落魄(人日南山約應提刑懋之)

無邊春色。人情苦向南山覓。村村簫鼓家家笛。祈麥祈蠶,來趁元正七。
翁前子后孫扶掖。商行賈坐農耕織。須知此意無今昔。會得為人,日日是人日。

浣溪沙(李參政壁賦浣溪沙三首再次韻謝之)

一日嘉名萬口傳。都憑新樂播芳鮮。非關呈瑞作人妍。
地褊不妨金步穩,境幽生怕鼓聲填。余尊相與重留連。

樂府君

縑緗迂活計,屋壁老功夫。月暗烏聲迥,霜寒雁影孤。

江靈知孝子,天賦厚耆儒。剩馥多沾丐,于今道未臞。

鷓鴣天(別許侍郎奕即席賦)

公在春官我已歸。公來東蜀我居西。及公自遂移潼日,正我由潼使遂時。
如有礙,巧相違。人生禁得幾分飛。只祈彼此身長健,同處何曾有別離。

朝中措(次韻同官約瞻叔兄□□及楊仲博約賞郡圃牡丹并遣酒代勸)

玳筵綺席繡芙蓉??鸵鈽啡谌?。吟罷風頭擺翠,醉余日腳沈紅。
簡書絆我,賞心無托,笑口難逢。夢草閑眠暮雨,落花獨倚春風。

朝中措(和劉左史光祖人日游南山追和去春詞韻)

天公只解作豐年。不相冶游天。小隊春旗不動,行庖晚突無煙。
吟須捻斷,寒爐撥盡,雁自天邊。喚起主人失笑,寒灰依舊重然。|<公所論圣忌日事凡歷二十年,而所上疏亦半年余才見施行,故云>|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